鱼我所欲也

「我想和你游山玩水」

巍面·哥哥

“哥哥。”

沈巍和沈面才进了家门,沈面便一把抱住了沈巍 






千字小短文祝面崽崽生日快乐,给你爱的哥哥,嘿嘿。

哥哥爱我


沈巍其实也不确定沈面身上的力量到底能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因此而失控,只能先稳定他胡思乱想的情绪,再慢慢想办法 




哥哥爱我


...无限不通过,放评论吧。


我真搞不懂pingb的点...明明啥也没有还能秒屏。

哥哥爱我



“赵处长说的不无道理...”沈面笑着看向赵云澜“但是这个嘴贱的东西说我哥哥,我要怎么忍?”


赵云澜一边说着“冷静一点,她嘴无遮拦的您别跟她一般见识”一边心里想着这斩魂使怎么还不来。


虽然如此却也暗地里做了随时从沈面手里抢人的准备,只是沈面的手一直紧紧抓着不放,倒是让赵云澜好顿苦恼,只得聊天转移他的注意力再找机会下手。


“这人是沈教授的同事吧?”


“她对我哥哥图谋不轨。”沈面一句话险些让大家笑出了声,一个凡夫俗子,对斩魂使大人图谋不轨?怕是知道了真实身份魂都要吓没了。


赵云澜拿出少有的哄孩子语气“这俗话说得好,不知者无罪嘛...”


“呵...那他说我和哥哥乱伦,说我们会遭报应?既然如此在我们遭报应之前,就让她的报应先来吧!”沈面越说越激动,整个人开始狰狞起来,看着好像很痛苦,片刻功夫,鬼面的头发已经变成了白色。


赵云澜绕是见过鬼神无数但这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大脑迅速想到之前摄政官老头给他写的信说要变天了,斩魂使不够清醒,为了避免无辜的人伤亡让他时刻注意着。


原本赵云澜还没当回事,这斩魂使几千年如一日的清醒克制尽责职守,还用得着他操心?可是现在看来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那老头说斩魂使不够清醒了。


和着问题出在鬼面身上,这他还能清醒就怪了!说是要变天了,不会就是今天吧?!


赵云澜整个人都不好了,虽说若是真的动起手来不见得打不过,可是那也得是之前的鬼面啊,这要是真的像那老头说的那样什么神秘力量...鬼知道他能不能切磋一个回合?


只是已经没有时间给赵云澜做思考,因为此时鬼面手上的张若楠整个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相信不过片刻就会完全消失,而此时的鬼面仿佛对这一切并不知情。


赵云澜当即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趁着鬼面不注意把人从他手里抢了下来,鬼面刚要对赵云澜动手,忽然时间停住,赵云澜松了一口气,斩魂使来了。


沈巍腾空出现在沈面跟前,一把将人拉到身后护住,这根本不用任何言语,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斩魂使是什么意思了。


“麻烦赵处长细心将这里处理一下,不要留下不必要的隐患。”


“斩魂使大人,只是鬼面大人伤了人,我等实在不能坐视不管...”


沈巍刚要上前,就被沈面拉住了袖口“哥哥,我好怕。”


“哥哥在。”


沈巍安慰了他一下接着走到张若楠跟前,手掌轻轻搭在她的肩上,眨眼间整个人又面色红润起来,看着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剩下的有劳赵处长费心。”沈巍说着又站在沈面跟前。


“我倒是不打紧,只是...来客人了。”赵云澜拉着特调处的几个人退了几步,给摄政官及鬼差一行人腾地方。


赵云澜是个油嘴滑舌的,其他几人早就连大气也不敢喘了,他到还能打声招呼“摄政官大人这一路辛苦了,等事情结束了到我那喝杯茶。”


摄政官见了沈巍先是像模像样的行了礼,接着便把目光转向沈面,沈巍不动声色的将人护在身后。


“斩魂使大人,您也看见了,果然如几位元老所说,鬼面大人具有强大的破坏力,如今力量已经完全得以释放,若不能妥善处理,将会天下大乱。”


一众鬼差紧跟着摄政官的话“请斩魂使大人以大局为重。”


沈巍没说话,沈面到了现在也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他还是有些慌张,一瞬间所有人都公然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我的人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不劳摄政官操心。”沈巍的语气听起来冷冷清清,叫人不寒而栗。


“斩魂使大人,还请万万要以大局为重,如今预言已经应验,我等万不可让其危害人类和我们...”摄政官说着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赵云澜又说“也万不能破坏昆仑君牺牲自我换来的秩序轮回啊...还请斩魂使大人...”


“你在威胁我。”沈巍的语气又冷了几分,目光锋利的仿佛要将摄政官劈开。


摄政官低着头汗流了下来,明明昆仑君的转世站在眼前,他寻思怎么也能压一压斩魂使,就算压不住,看在以前的情面上...也能好说话些。


可这怎么反倒弄巧成拙了。


沈巍见他不说话,也没再打算深追究,只是轻飘飘的说了句“今日摄政官大人怕是要白跑一趟了,还带来这么多帮手,也够辛苦的,回去的路上小心些。”


接着沈巍将每一个人都看了个清楚,又缓缓开口“不管以后怎么样,鬼面由我一人处理,任何人不可以动他。”


这话一出,大家就真的没办法了,只能各自散开,沈巍回身把沈面抱在怀里,一团黑雾升起,没了踪迹。


“哥哥。”沈面躺在床上靠着沈巍。


“不舒服?”


“没有...”


“害怕了?”沈巍伸手去摸他的头。


“嗯...今天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哥哥,我不是故意想要害她的...”沈面整个人贴在沈巍怀里。


“没关系的,她没事。”


“可是...  我闯祸了,大家早说我会酿成大祸的...果然今天差点害了人。”沈面又说“其实我也不想的...只是她一直说我们...我好生气...”


“不怪你。”这是天意让他沉寂千年才给他的力量,那怎么能是他的错呢,之前吃过许多的苦,这何尝不是一种回报。


“哥哥今天怕不怕?在那么多人面前明目张胆的维护我,万一他们真得翻脸了怎么办?那哥哥岂不是与他们为敌了...”


“不怕,我会永远在你这边的,面面在哪,哥哥就在哪。”沈巍吻了吻他,又说“不要想这些费脑筋的事了,好好休息吧。”


哥哥爱我



尽管沈巍已经非常努力的克制自己,但仍然给沈面累到直接昏睡过去,一直到第二天快中午了才醒过来,沈面一睁眼看见沈巍坐在床边看着他,羞的用被子遮住了脸。


“我煮了粥,起来吃一点。”沈巍俯身拉开被子吻了吻沈面的额头又把他托起来。


“痛不痛?”


“不痛...”沈面红着脸埋在沈巍胸口里,沈巍感觉他简直就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媳妇。


刚好赶在沈巍周末,沈面整个人窝在沙发上软在沈巍怀里,两个人就那么安静的坐着,沈巍的手指拨弄沈面的头发。


“好久没看见哥哥长发的样子了。”沈面伸手摘了沈巍的眼镜吻他。


“想看?”


沈面点点头“嗯。”


于是沈巍恢复了本来的样貌,黑色雾气笼罩在他们周围,沈巍的长发柔顺的搭在背上。


沈面凑在沈巍的颈窝吸了吸“哥哥,你好香。”


沈巍笑出了声“小傻子,这味道还香?”


“嗯,好香好香。”沈面说着真的对着沈巍的脖子咬了一口。


沈巍被他咬破了皮也没在意,只说了句“这味道也就你会觉得香了。”


沈面笑着说“这样才好,这样哥哥就是我一个人的。”


“本来也是你一个人的。”


在家呆了这两天沈面基本上没从床上下来过,基本上全是沈巍在照顾他,当然这不是沈面的本意,是他实在腰酸累的下不了床。


就这在上班前一天沈巍还一边埋在他胸口轻轻啃咬一边说“要不是考虑我们面面的身体,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了。”


沈面悄咪咪的说了句“其实还能再坚持一下的...”


结果这一夜又没的睡了。


沈巍以为这能让沈面消停一阵子,结果在家歇了两天刚好一点就嚷着要去沈巍学校,美其名曰陪他上班,其实沈巍知道这小孩是醋坛子一直在翻,也就随他去了。


只是到了学校之后沈面并没有一种缠着沈巍,说是不能打扰他工作,自己能陪自己玩,沈巍闭着眼睛都知道他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却也只叮嘱了一下不要被人发现了也就由着他了。


沈面一个人在学校里转来转去,周围人看不看他他一点也不在意,只是专心做自己的事,可惜学校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也没看见他想找的人。


到底是他打算放弃了去找沈巍的时候,在沈巍办公楼下看见了张若楠。


“张老师,你好。”沈面先一步打了招呼。


张若楠循声看过去就看见了那张跟沈巍一模一样的脸“沈老师好。”


沈面笑了笑“我是他的弟弟,沈面。”


张若楠又仔细看了看才确认了确实不是沈巍,又重新打了招呼“沈先生好。”


沈面朝着四周看了看,很多人看向他们这边,沈面忽然凑近“不知道张老师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


张若楠显然没想到沈面会这样,何况还是顶着那张跟沈巍一模一样的脸,瞬间脸全部红透,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两个人七拐八拐到了学校一个偏僻的树林旁边,这时候张若楠才反应过来她一个女人跟着个男人到这仿佛不太合适,连忙开口问“不知道沈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沈面盯着张若楠看了一会才笑了笑“我就不跟张老师绕圈子了,你是不是喜欢我哥哥?”


张若楠到没想到沈面这么直接,好不容易退下去的汗又一次爬了上来,脸更红了,却没有否认。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张老师,哥哥是我的。”


张若楠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沈面又说“你总是靠近我哥哥,我很不开心,希望以后你能离他远一点。”


这下张若楠彻底明白了,整个人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愣了好半天才说“沈教授知道你对他,是这样的感情吗?”


“哥哥他当然知道,他也很喜欢我。”沈面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脸上那自信的表情直接让张若楠整个人完全傻了。


张若楠用尽了力气才让自己没栽倒,努力平稳了呼吸又说“你们这样是不对的,且不说你们都是男人...你们还是亲兄弟啊。”


沈面仿佛更加得意了“所以我们是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人,也是最亲近的人。”


张若楠抖了抖嘴唇“你们这是乱伦!伤父母的心!是要遭报应的!”


沈面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张若楠的腿哆嗦了一下却仍然在说“真没想到看起来斯文正派的沈教授居然是这样的人,和自己的亲弟弟搞在一起,真是...”


不等她后面的话说出口,沈面一个瞬移到眼前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真是什么?”沈面冷哼一声“我可没有我哥哥那样好的脾气,说话这么难听,小心我扭断你的脖子。”


“你...”张若楠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想呼救更是不可能,只能用妥协又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放开她!”赵云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边,身后跟着特调处其他几个人。


沈面回头笑笑“赵处长,来的真快啊。”


原本在办公室泡了壶茶,还没来得及喝就感应到有那边的东西在作乱,想着虽然斩魂使有阵子没来但不代表他回去了,怎么自己也得在他之前赶到于是急匆匆的来了。


结果刚到这发现竟然是这个不好惹的主,赵云澜心里苦的想要骂娘,却也只能商量着来“你放开她,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



哥哥爱我



“哥哥,什么时候不忙了我可以去你工作的地方看看吗?”沈巍以为沈面睡着了,没想到他还在纠结这个。


沈巍笑笑“还想这个事呢?真那么想去啊。”


“嗯...想去。”


“那快睡吧,明天带你去。”沈巍把人往自己怀里揽了揽。


第二天一大早沈巍起来刚做好早饭,第n次收到了摄政官老头的信,这次他连看也没看一眼就直接让那信成了空气,接着开门去叫沈面吃饭。


沈巍其实不是没想过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他该怎么应对,但是他知道不管怎么样他是不会放弃的,大不了同生同死,沈巍又笑了,他们已经是鬼,还能怎么死。


这么一想又豁然开朗了,大不了真到了那时候就带着沈面走的远远的,到深山老林里去过他们的快活日子。


沈巍没想过沈面会不听他的话,沈面没想过沈巍会不在他身后,这是他们无言的信任与默契。


沈巍把人从床上抱起来送去洗漱,原本前一天晚上说带他去是想给他定心丸让他好好睡觉的,结果反倒让他特别兴奋,硬生生精神到了后半夜才睡。


沈巍在一边给沈面梳头发,沈面看着自己乌黑的长发,又看看沈巍问“哥哥,你觉得我长发是不是不太方便?”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哥哥每天还要给我梳头发,好麻烦的。”


沈巍是最了解沈面这些小心思的,他戳了戳沈面的脑门“小东西,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喜欢,喜欢哥哥给我梳头发,好认真一点也不痛。”


“下次喜欢就直接说喜欢。”


“哦,那哥哥,我喜欢你。”沈面在镜子里看沈巍的眼睛“好喜欢好喜欢哥哥。”


“我也好喜欢好喜欢面面。”


沈巍和沈面并排走在学校里的时候瞬间成了学校的焦点,原本空降沈巍这一个斯文又帅气的教授已经让学校沸腾一阵子了,这教授又领来一个和他一样要人命的。


只是虽为双生,但与沈巍不同的是,沈面整个人散发着妖气,明明是一样的脸,却完全不是沈巍那样斯文的类型。


沈面紧张的手拉着沈巍的衣角,沈巍看着沈面笑了笑“害怕了?”


“不是害怕,就是好多人都看着我们。”沈面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沈巍“哥哥,他们会发现我们不是人吗?”


沈巍揉了揉他整天不知道想什么东西的小脑袋笑着“不会的,我们和他们一样,没什么区别,只是你别乱动就行,不要做出一些跟大家不一样的事就好了。”


沈面自信的点点头“我知道的,哥哥。”


沈巍领着他进了办公室到沙发前坐下“等下我要去上课了,你要是不喜欢有人来打扰我把门锁起来?”


沈面拉着沈巍想亲他却被沈巍一把拦下“这是办公室,有监控。”


“哥哥有办法的,我知道。”沈巍好气又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屏蔽了监控,接着俯身吻他。


“我乖乖的,等哥哥回来。”


沈巍下了课急急忙忙回办公室,却在班级被学生拦住,说是有同学过生日,送给他一块小蛋糕。


沈巍推脱不了只能拿回来,想着给沈面吃也不错。一进办公室的门沈面看见沈巍手上的东西表情复杂“哥哥,这是什么?”


“同学过生日送的小蛋糕,我推脱不了就拿回来了,正好给你尝尝,看喜不喜欢。”沈巍说着把蛋糕递给沈面。


沈面刚接过来坐在沙发上,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请进。”


进来的是沈巍的同事张若楠老师,一进门看见沈面坐在沙发上,沈巍笑着介绍“这是我弟弟。”


张若楠说是来请沈巍帮忙代课的,但沈面觉得这个人总是想要靠近沈巍,偏偏沈巍还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沈面对着她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终于挨到那女老师走了,沈面撇撇嘴“哥哥,我不喜欢这个人。”


沈巍一边整理材料一边笑着问“为什么?”


“她总是看你,还总是想接近你。”


沈巍笑着看他“她是来找我帮忙的,自然客气热络一些。”


沈面知道是那么回事,但总感觉怪怪的,也说不上哪里怪,就是很不舒服,但沈巍这么说了他也没再说什么。


只是一直到晚上回家沈面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到家也是直接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沈巍知道这孩子是吃醋了,故意笑着问他“怎么啦?”


“哥哥一直不让我去学校,是因为她吗?”


沈巍笑着坐在他身边把他抱在怀里“小傻子,张老师请我帮个忙看了我几眼就酸成这个样子了。”


“不要胡乱想了好不好?别说人鬼殊途了,我心里已经被你这个小东西装的满满的,别人我根本看不见的。”


沈面这才笑了笑“真的?”


“真的。”沈巍说“我只喜欢你。”


沈面蹭进沈巍怀里,低着声音叫他“哥哥。”


“嗯...?”


“爱我。”


“嗯。”沈巍揉他的头“很爱你。”


沈面的头埋得更低,声音更小了“哥哥,我是说,那种爱。”


沈巍愣了楞,瞬间大脑嗡的一下,反应过来却还是不确定的问了问“可以吗?”


沈面的声音已经羞的低不可闻却很肯定的回答“可以的。”


“我是说你的身体,在这边时间太久了,会不会不舒服?”沈巍有些担心。


沈面的脸红的不行“不会的...哥哥轻点,就可以...”


于是沈巍把人抱进卧室里,两个人的衣服散落在地上,房间里没开灯,只有窗子外面透过来的光线照在他们起伏的身体。


沈面白皙的手指紧紧抓着沈巍的背,他的腿也慢慢挂在沈巍的腰上,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


“哥哥好棒...”沈面喘息着,声音有些抖,承受着沈巍极力克制但仍有力的撞击轻声说“我喜欢哥哥这样对我。”




哥哥爱我



一般行动都在晚上,毕竟搞事情的鬼也不会白天出来,于是赵云澜说带大家去吃火锅,问沈巍的意见,沈巍原本不想吃,看沈面好像很感兴趣于是转过身去问他。


结果沈面拉着沈巍的衣袖口抬头“哥哥,我们回家吧,我有点不舒服。”


沈巍闻言赶忙跟他们告了别说晚上再来,拉着沈面出门去了,刚要回家沈面又拉着沈巍说“哥哥,我们去吃火锅吧。”


沈巍愣了愣“不是不舒服吗?”


“不是的...”沈面低着头“想吃火锅的,只是我不想哥哥和他们一起,我们两个去吧。”


沈巍松了一口气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小鬼,被你吓到了,还以为你真的不舒服。”


沈面心里暗爽,嘴上却是认怂“我不是故意的...”


沈巍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拉着他边走边说“还说不是故意的?走吧,吃火锅。”


又过了半个月,终于没那么忙了,沈巍的学校开了学,沈面又嚷着要去看。


沈巍站在门口准备出门,沈面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哥哥,你带我去嘛”


沈巍伸手在他背上拍了拍“乖,刚开学很忙的,工作又无聊,我早点回来陪你好不好?”


沈面不吭声,也不从沈巍身上下来,就那么抱着他,沈巍无奈只能把人放进卧室,说了声乖一转身溜了。


沈面还不等反应过来沈巍已经走了,这下沈面有点慌了,坐在床上想沈巍是不是真的被他惹生气了。


连续不断的雨终于停了,沈面想出门去找沈巍,又怕找不到他,又怕找到他了沈巍还在生气,只能坐在家里等,只是沈巍不在家的时候时间过的真的慢。


沈面从卧室转到沙发,后来干脆整个人缩在门口坐着,好在沈巍很快回来了,几乎是下了课收拾好马上就往回走了,以至于同事见了都觉得挺稀奇,平时不紧不慢的沈教授也有着急的时候。


沈巍开了家门就看见沈面在门口坐着,旁边摆着他的拖鞋,顿时心里一软把人整个捞起来抱在怀里。


“怎么了?这么委屈巴巴的。”沈巍抱着他坐在沙发上,看沈面的脸上快哭出来了。


“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沈面把脸埋在沈巍怀里轻声问。


“没有啊,没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


“早上的时候...是我不懂事了,哥哥以后...别忽然就走好不好。”沈面越说越觉得委屈,最后真的哭出来了,沈巍慌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把人紧紧抱着。


“好,别哭了,是我不好。”怀里那个小哭包反而哭的更大声了,眼泪蹭在沈巍的衣服上又抬起头来“哥哥衣服脏了,好嫌弃。”


沈巍翻过身去把人压在沙发上吻,高挺的鼻梁蹭他的脸颊“那要怪谁?嗯?”


沈面的脚勾上沈巍的腿,勾的沈巍一惊“你又不穿裤子。”


“我穿内裤了。”理直气壮。


“...”沈巍吸了口气“内裤是内裤,外裤是外裤,内裤穿了外裤也要穿。”


沈面笑了笑“我不习惯嘛,太麻烦了,一件衣服直接搞定多好。”


沈巍实在没想明白他这是哪来的怪癖,想来想去才想到这么多年一直他都是穿袍子的,确实没注意过里面有没有穿裤子,顿时火气噌的一下窜起来,抵着沈面问“所以以前在家里也没穿?”


沈面眨眨眼“对啊,那袍子直接到脚面,我为什么要穿...”


沈巍气到语塞,在这张叭叭不停满是歪理的小嘴上狠狠亲了一下“以后都要把裤子穿上,万一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


“不会的,以前那么久都没人看见呀...而且我出门是会穿的...不会给别人看见的,只有哥哥可以看。”


沈巍的脸红的不行,耳朵也烧了起来,真不知道这孩子在哪学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从沈面身上起来坐直了身体缓了缓才问“想吃什么?”


“都可以,哥哥做的都爱吃。”


沈巍无奈的笑了笑,这小东西的嘴什么时候这么甜了。


沈面喜欢黏着沈巍,这是从沈面过来这边之后沈巍才发现的,其实早也是知道的,但是沈面表现的不明显,沈巍也一直以为他自己玩的挺开心的。


甚至沈面刚到这边之后整天在家,沈巍有时候会觉得过意不去,给他推荐了好多适合他去玩的地方沈面都没去,每天就是在家,沈巍在家,他在家陪他,沈巍不在家,他在家等他。


沈面又挂在沈巍身上,看着他有条不紊的处理蔬菜,看着他游刃有余的将它们做的很好吃,沈巍笑着说他“小粘人精。”


沈面笑笑“最喜欢和哥哥在一起了。”


“真的吗?那以前怎么不见你这么粘我。”沈巍的语气像是撒娇,又像是质问。


沈面听了心里高兴“以前也想,但是太多人看着我们了,我是哥哥的拖油瓶,哥哥又很忙,不能给哥哥添麻烦。”


沈巍眉头紧了紧“谁说你是拖油瓶了?”


“你不在的时候大家都这么说,我都听习惯了。”沈面听出来沈巍不高兴了,又说“哥哥别气,我知道的,知道哥哥不嫌弃我。”


沈巍千万句话不知道怎么说出口,鼻子一酸眼泪险些出来“你是哥哥的宝贝。”


沈面更加抱紧沈巍“我的哥哥最厉害了,什么都会,什么都能做好。


沈巍听了笑出了声,开口说道“有件事我还可以做的更好。”


“嗯?什么啊...”


沈巍转过身来吻他“这个。”


哥哥爱我



沈巍也实在不想每天来处理这些婆婆妈妈的事,但是也是真的没办法,只要他在那边一天,就被催着处理沈面的事,倒也不是他不想处理,只是要把弟弟关起来,他实在不忍心,更何况他根本不信弟弟能带来什么毁灭性的灾难。


那些人都是骗人的,一个个的胡乱推测怎么能当真,而且就算是真的,他也不会把他关起来。


只是沈巍确实一直想着沈面身体没他那么好,作为一个鬼黄泉下确实是个好的住处,这才尽心尽力为他们服务,想着多做一事大家能多包容沈面一些。


沈巍曾经也想不明白,明明是双生,为什么自己要比弟弟强许多,当初他们还没出世的时候沈巍就比弟弟更早清楚外面的世界,更早知道自己是什么,也许是天意吧。


后来又遇见了昆仑,强行帮他升了命格,弟弟却没有那么好运,这也是沈巍一直觉得愧疚于他的地方。


于是想着无论怎样也要尽量让他过得舒服些,原本身为鬼王的他根本不屑于与那些人为伍,却也是为了给弟弟一个舒服的住处,勉强跟他们形成了并不牢固的合作关系。


黄泉下地府刚刚建立,万鬼自由惯了根本不会听他们的话,是他替他们镇压住了,又建立了管理鬼族的秩序,只是希望能让弟弟过的舒服些。


只是安稳日子过得多了,又想着当初那些人说过的鬼面若是觉醒破坏力极强这一说法,许多元老也开始害怕起来,最开始也只是会疏远鬼面,但慢慢的他们开始怂恿沈巍把他关起来。


沈巍不同意,对他来说弟弟是这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人。


但也为了当初和昆仑的约定,守住他用命换来的秩序轮回,不会轻易就翻了脸,还在做最后的努力,沈巍希望自己多做一些事来换取别人对沈面多一些的宽容。


包括这次出来,他原本大可以不用这么做,只是希望那些人看见他的诚心,减少对沈面的戒备。


沈面轻手轻脚的走到厨房来抱着沈巍“哥哥,别把我关起来。”


“不会的。”


沈面又说“那老头可坏了,等回去了哥哥帮我打他。”


许久没听见沈面告状,沈巍乍一听觉得新鲜,却又马上觉得不对,他转过身来问他“所以才跑上来找我了?我不在的时候他欺负你了?”


沈面想说没有,但他觉得委屈,扑进沈巍怀里点点头“我在黄泉口等着哥哥回来,我只是坐在那里,其他的什么也没做,但是就被那些巡逻的告了状,臭老头气势汹汹的过来,我好害怕,就跑出来了。”


沈巍摸了摸他的头“是我不好,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那边的。”


“可能确实是我的问题吧,要不然他们...”


沈巍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低头吻了他。


沈面被沈巍圈在怀里“哥哥,你会一直站在我这边吧?”


“嗯,永远在你这边。”


“如果...如果我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呢?”


“那我也站在你这边。”


“可是那样的话,哥哥就要被所有人针对了。”


“我不怕。”


沈面笑了笑“哥哥爱我。”


“嗯,很爱你。”


沈巍煮好了汤盛出来放在餐桌上,沈面却拉着他给自己梳头发“哥哥,头发乱了。”


沈巍笑着揉了揉,头发更乱了“可爱。”


沈面的脸有些红了,他喜欢在这边,还能和哥哥亲亲抱抱,比在家的时候好太多了。


“哥哥,我喜欢在这边,要不然我们别回去了吧,一直也别回去。”沈面喝了沈巍递过来的汤,轻声说。


沈巍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让沈面远离那些老古板,他们会不会就不那么戒备,可是他有他的顾虑,沈巍说“这边天气不是很好,只是最近雨水多,过阵子太阳很毒的。”


沈面又说“白天的时候我就待在房间里,不出门,反正在家的时候哥哥去忙我也是不出门的。”


沈巍不吭声了,过了一会才说“要不然等我忙完了这阵子我们去山里吧,在那里住可能更舒服一点。”


沈面点点头“和哥哥在一起,去哪都行。”


吃完了饭简单收拾了一下沈巍去洗澡,沈面就歪在沙发上看电视,起初看不懂,好在还算聪明,慢慢的也学会了不少。


沈巍洗好了澡出来,看见沈面歪在沙发上差点睡着了,笑着把他抱起来放进卧室,结果沈面蹭到他身边来吻他,沈巍愣了一下便开始回吻,沈面的腿挂在沈巍身上,沈巍轻轻推了推,起身拿了一条裤子来递给沈面。


“乖,把裤子穿上。”


沈面不明所以的穿好了裤子,沈巍红着脸躺在一边“睡觉吧。”


沈面倒像是精神极了“哥哥,明天你还去吗?”


“嗯。”


“我跟你一起去吧~”沈面冲着沈巍撒娇。


“为什么想去?”


“想看看哥哥平时都接触什么人。”


“好,但是你要乖一点,不许捣乱。”


于是第二天沈巍不仅迟到了,还带着个不认识的。


一进了特调处的门就感觉大家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来回转悠,最后还是沈巍一步向前“这是我弟弟,沈面。”


大家愣了一下,还是异口同声的“欢迎~”


沈巍又说“他很乖的,不会给大家添麻烦,请大家放心。”


赵云澜一步走了出来笑呵呵的说“大人您这哪儿的话,我们这小地方迎来两位,整个特调处都蓬荜生辉了!”


赵云澜看起来是个不着调的,其实鬼精的很,早发现了沈面的眼神一直在他身上转悠,那嫉妒醋意占有欲更不用说,就差把他哥绑自己身上了。


"这哪儿是个弟弟呀,怕是小媳妇来监督工作的。"赵云澜如是想。


倒也是个开事儿的,直接把人领进他们开会的地方,说是开会,其实就是商量怎么抓住再怎么给人送回去。


这过程枯燥无味,赵云澜连着打了几个哈欠,沈面倒是意外的坐的住,就是这眼睛一直掉在沈巍身上,让赵云澜怀疑要不是大家在这坐着呢,下一秒他就能滚到沈巍怀里去。


哥哥爱我



沈巍到底给鬼面梳好了头发才出门,鬼面的头发很长,沈巍给编了两个细细的小辫子绑在脑后,鬼面穿着他的衬衣光着腿跪坐在那边背对着沈巍,沈巍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好了。”沈巍轻轻拍了拍鬼面的脑袋“乖乖在家,我要出门了。”


鬼面站起身来抱了抱沈巍,又凑近他的领口蹭了蹭“这样哥哥低头就能闻见我的味道。”


沈巍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花招真多。”


鬼面笑着目送沈巍离开。


只是一个人在家实在太无聊,他只能把房间打扫一下,可是沈巍家里干干净净的简直一尘不染,哪里需要他打扫。


鬼面又想着下个厨吧,可是平时也根本没做过,行吧,只能板板正正坐在门口等着沈巍回来了。


沈巍心里有事,这天明显做事比之前要麻利许多,见平常稳如泰山的斩魂使也有着急的时候,虽然赵云澜几个人心里犯嘀咕可到底没敢问出口。


又处理完几个小鬼之后,赵云澜觉得让斩魂使大人专门来处理这点小事实在过意不去,说实在的虽然到了这时候工作量大一些,但都是些无名小卒,他不费力都能解决的事,实在想不通斩魂使为什么来。


可他又实在不好问,只能在工作结束之后想着送他回家,却被沈巍拒绝了“不麻烦赵处长了,我家离这也不远。”


赵云澜刚要坚持一下,心想也是,眨眼的功夫就能到家实在用不着他送,也就没在坚持。


到了这时候祝红身体不方便就留在处里,跟着出来的楚恕之问赵云澜“这斩魂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赵云澜吸了口气“我怎么知道,不过他来了也好,省去咱们不少麻烦。”


楚恕之一脸不信的表情“你真这么想?别以为你那巴不得他早点回去的茄子脸我没看出来。”


赵云澜此时就是非常想打这人一顿。


沈巍又是走回了家,外面还在下雨,沈巍到了家附近远远的看见鬼面站在那里东张西望,沈巍快步到了跟前“怎么出来了?外面在下雨呢。”


“嗯,想快点看见哥哥。”


鬼面的衣服被雨淋湿黏在身上,沈巍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穿在他身上别过视线“下次外面下雨就别出来了。”


到了家沈巍烧好了热水让鬼面去洗澡,自己又去做饭,鬼面洗好了出来一边拨弄湿了的头发一边问“哥哥,今天你和谁在一起了?”


“特调处的处长赵云澜,还有几个他的同事。”沈巍一边处理胡萝卜一边说。


“我知道,是昆仑吧。”


沈巍手上的动作停了停,轻声说“不是昆仑。”


“是昆仑,我知道的。”


沈巍又说“昆仑在千年以前已经离开了,这只是他的一缕魂魄,却也是世世代代轮回过的,已经没有多少昆仑的影子了,对于他来说,我也不是那个当初的朋友,而是斩魂使。”


鬼面没吭声,过了一会他说“哥哥,你难过吗?”


“为什么难过?”


“因为他不记得你了。”


“本来是有些难过的,但是想到人一生也只有那么几十年,这次记得了,下次还是会不记得,而对于我来说他也不是当初的昆仑了。”


鬼面笑了笑,叫他“哥哥。”


“嗯。”


“吻我。”


沈巍转过身来走向鬼面,低头吻了他。


没一会儿鬼面开始晕头转向起来,整个人软绵绵的趴在沈巍身上。


沈巍将人抱起来放在沙发上,又吻了吻他的额头“我去做饭。”


沈巍转身到了灶台前,鬼面轻轻的说“哥哥,昨天你也亲我了,像刚才那样。”


“嗯。”沈巍没否认,又说“在这里没人会知道的,也不用担心任何人说我们的闲话。”


“我一直不担心,是你在担心。”鬼面撇撇嘴,表达对沈巍这个说法的不满。


“我担心的是你。”


沈巍作为斩魂使,能力强大地位尊贵自然没人敢说什么,只是鬼面不同,他虽然也是鬼王,但不知是什么原因,身体里一部分力量迟迟没有出来,以至于虽为鬼王,鬼面也只比其他普通的鬼强不出许多。


又因为他们是双生,长相一模一样,经常会有人错认他们,鬼面一开始还不在意,但是经历了几次被人错之后又被拆穿的尴尬情景之后,他开始讨厌被认错,于是始终带着面具。


最开始鬼面也会和哥哥告状,虽然沈巍总是会帮他出气,但很多时候沈巍太忙了,又有时候会因为不分青红皂白的处理小鬼而受到惩罚,慢慢的鬼面也开始不告状了。


时间长了慢慢的也就不那么在意别人说什么,但是沈巍似乎比以前更加在意了。


沈巍正在煮汤,一封飘来的信件落在他眼前,打开一看又是摄政官那老头写来的,婆婆妈妈问候了一下,才进入了正题“变天之日将近,斩魂使大人临行前下官嘱咐万万要将鬼面关进冰柱之中,切不可到他时机成熟,悔之晚矣,无奈鬼面已经去了人间,望斩魂使大人...”


沈巍没看完就知道那老头又在说那件事,顿时没了耐心,大手一挥那封信便连渣也不剩。


“哥哥,又是催你把我关起来的吧。”鬼面轻轻问。


没来由的不顺心,沈巍没答他的话,过了一会他说“不如你改了名字,叫沈面吧,鬼面不好听。”


鬼面听了笑笑“听哥哥的。”



哥哥爱我



又是阴雨连绵的日子,小雨整天整夜的下,没完似的,空气里又热又湿闷得人喘不过气来。


一个穿着整整齐齐的西装男人从城远郊区的破旧楼房里走出来,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依稀看见他手上提着什么东西。


片刻,男人出现在城边河道旁大学城附近的一个看起来像是办公楼的楼下,看了看楼门边的特别调查处几个字,抬腿走了进去。


“麻烦大人了,实在是中元节临近,这牛鬼蛇神的东西也就有点多。”说话的是特调处的处长赵云澜,平时多少有些不着调,但在眼前这位跟前倒也规规矩矩不敢放肆。


男人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旁边的人连忙用东西装好,低声说“赵处长不必客气,叫我沈巍就好。”


沈巍推了推眼镜,又说“还要感谢赵处长帮我安排了个差事,让我平时能有些事做。”


“哪儿的话,能帮上大人您的忙,是我的福气。”赵云澜笑着又说“以后您有什么事也尽管说,特调处这几个,您随叫随到。”


听了赵云澜这话,身后几个都跟着点点头,却也是头都没敢抬。


只是一口一个大人,沈巍听了实在别扭,只得开口说“我现在在这边,以后还要共事,大家就叫我沈教授好了。”


又寒暄了几句沈巍才回了家,沈巍前脚一走,这群人算是松了一口气,祝红凑到赵云澜身边问“老赵,这斩魂使大人怎么还亲自来指导工作了?虽说这到了特殊日子,可往年也没见他专门过来,还像模像样的安排了个工作。”


赵云澜侧头“背后嚼斩魂使的舌根?”接着又说“虽然不确定,但是我猜八成是为了他那个弟弟。”


“那个鬼面?”祝红不解“他不就还是老样子吗?一直在那边,没见他出来过。”


“那就不知道了,我也是瞎猜的,反正斩魂使来了,以后你们都得注意,可没我那么好说话,看你们还敢翘班。”


祝红翻了个白眼“翘班最严重的就是你。”


赵云澜摸出一根烟点上“下班!累死爷了。”


沈巍的家也在大学城附近,刚好在学校和特调处中间位置,两边都比较方便。


雨还在下,沈巍走在路上也不急,现在学生们都放了假,这边就安安静静的,沈巍不喜欢太闹腾的地方,这也是当初让赵云澜把他的房子找在这边的主要原因。


终于到了家楼下,沈巍按了电梯上楼,离家门越近沈巍越觉得不对,气氛又重又沉有些奇怪。


电梯门开了,沈巍一转身看见白衣服的鬼面缩在角落里坐着,头埋在膝盖里,像是受了什么委屈,沈巍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沈巍说着俯身。


鬼面抬起头来,没说话,眼前这人他看着有些生,沈巍笑出声来“不认识了?”


鬼面这才伸出手来,声音又软又轻“哥哥,抱我。”


沈巍一只手将鬼面抱起来托在怀里,另一只手摸出钥匙打开门,又轻轻一勾将门关上。


“怎么过来了?”沈巍把鬼面放在沙发上拿了东西给他盖上“有人欺负你?”


鬼面摇了摇头“想你。”接着又说“哥哥不在家,我睡不着。”


沈巍笑着伸手把鬼面脸上的面具拿下来“干嘛又戴上了?”


“嗯...他们区分不了我和你,总是对着我喊斩魂使大人,我害怕。”


沈巍听了心里一揪连忙转移了话题“饿不饿,想吃什么?”


“哥哥平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沈巍简单做了饭,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吃饭,沈巍发现鬼面一直在看他“怎么了?”


鬼面对上沈巍的眼睛“哥哥好看。”


沈巍红了耳朵把眼镜拿下来“我还有点不习惯,真的好看吗?”


“嗯!”鬼面点点头“好看,跟长发时候不太一样的。”


沈巍笑了笑又说“但是最近我会很忙,可能没有很多时间陪你。”


“没关系的,我就乖乖的,等着哥哥回家。”


沈巍笑着揉了揉鬼面的头发。


吃完了饭沈巍洗好了碗拉着鬼面去洗澡,又拿了件自己的衬衫递给他,接着就守在门外。


“哥哥...?”


“怎么了?”


“...没事。”


“我在呢。”


鬼面洗好了澡套上衣服从浴室里出来跳在沈巍身上抱着他“哥哥。”


“嗯。”


“你闻闻我香不香?”说着把自己脖子往沈巍面前凑,沈巍连忙起身把鬼面抱起来放在卧室床上“我去洗洗脸。”


等沈巍洗好出来的时候鬼面已经睡着了,黑色长发披在床上,衬的他的脸很白很白,沈巍走到跟前去俯身在他额头上吻了吻,关了灯上床。


鬼面翻过身来钻进沈巍怀里又蹭了蹭,呼吸再次均匀起来。


第二天早上沈巍醒了轻轻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下还在睡着的鬼面笑了笑,出去进了厨房。


鬼面醒了先是闭着眼伸手在周围扫了一圈,没碰到旁边的人才猛的惊醒,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实是在哥哥家,才稍微放下心来穿上拖鞋出去了。


到了厨房就看见沈巍在煮粥,鬼面蹭过去从沈巍手臂下钻过去到了正面抱着沈巍。


“睡醒了?”


“嗯。”鬼面哼唧了一声“我以为又是我一个人呢。”


沈巍安静了好一会儿,想要让鬼面回去的话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轻轻叹了口气说“那你在这边久了身体会不舒服。”


鬼面抱着沈巍的手又紧了紧“哥哥在身边,没事的。”


沈巍扛不住鬼面示弱撒娇,只能无奈答应“那等我忙完了这阵子我们一起回去。”接着又叮嘱了一句“如果不舒服了要随时告诉我。”


“嗯,知道的。”



只写了这一点,但是由于很短后面可能一起发上来了哈哈哈  

端午快乐!~